第0920章 囂張的興師問罪

    “你就是楚鵬展吧?”道袍男子很是大刺刺的推門走了進來:“樓下幾個小崽子居然敢阻攔韋某上樓,已經讓韋某出手料理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楚鵬展一愣,這人突如其來的闖進來,倒是讓楚鵬展嚇了一大跳:“請問您就是韋至尊韋先生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韋某!”道袍男人點了點頭,道:“你這里的保安也太次了,就這種身手也敢出來丟人現眼?”

    韋至尊的話音剛落,楚鵬展辦公桌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,楚鵬展苦笑著接起了電話,果然是保安隊長打進來的,說有個很霸道的男子直接闖入了公司,指名道姓的要找楚鵬展,還打傷了兩個保安!

    楚鵬展有些無語,不過這種時刻,倒是也不能責怪韋至尊,畢竟福伯的師弟來之前,還要依仗他!所以只是告訴保安隊長沒有事情了,讓他將那兩個受傷的保安送到醫院治療。

    “韋先生身手不凡,不過也不用和普通人計較吧?”楚鵬展放下了電話,站起了身來:“楚某和小女的安全,以后就全靠韋先生了!”

    “好說好說!”韋至尊很是傲然的說道:“韋某乃玄階至尊高手,保你安全那是完全沒有問題的,不過這個傭金方面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個保鏢公司的人已經告訴我了,每個月二十萬的傭金,完全沒有問題!”楚鵬展點了點頭說道,心中卻想到了林逸,三萬塊也真是夠便宜,不過當初這是自己家老爺子定的價格,自己也沒有干涉的權力。

    “不,那是公司的價格!”韋至尊卻搖了搖頭:“你那錢是給公司的,你另外要支付給我每個月三十萬!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楚鵬展一愣,沒想到這韋至尊還真是獅子大開口啊!

    “怎么?你出不起?那韋某只能告辭了!”韋至尊說著,起身就要離開。

    “韋先生您不要生氣,好,三十萬就三十萬!”楚鵬展沒有辦法,只好答應了下來!五十萬請來了一個大爺,但是楚鵬展又不得不留下他!

    “我就說嘛,五十萬請來一個玄階至尊級別的高手,你是相當的賺大了!”韋至尊點了點頭大笑道。

    楚鵬展對于實力等級不是很清楚,不知道玄階至尊到底是個什么實力,不過聽起來好像很牛叉的樣子,想來實力應該不弱,不然如果不是真有實力,也不敢如此獅子大開口的坐地起價。

    “好,那按照合約,試用期一個月,然后下個月開始正式結算薪水?”楚鵬展問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公司的規定!”韋至尊卻搖了搖頭:“韋某的規矩是試用期一天,從明天開始結算薪水!”

    “好,沒有問題!”楚鵬展嘆了口氣,這保鏢也太牛氣了吧?到底誰是雇主?

    不過他說的也沒有錯,一個玄階高手,來給普通人做保鏢,如果沒有大利益驅使,怎么可能?

    只是,兩人正說著話,辦公室的門就再次被推開了,牛氣哄哄的進來了三個人!

    這回,樓下的保安隊長也沒敢阻攔,誰知道今天來的都是什么人啊,之前來了一個道袍老怪,一句話不和,就出手傷人,如今這三人,也是什么話都不說,就怒氣沖沖的往里面沖!

    “楚鵬展呢?你膽子不小啊?連蕭家的人也敢招惹?”蕭基一進門,就先聲奪人的大喝起來!

    楚鵬展見過蕭基,知道他是蕭家的人,之前鵬展集團和蕭家也有過生意來往!對于蕭家最近發生的事情,楚鵬展也略知一二,蕭家來松山市投資他也是知道的,只是不知道蕭家的人怎么會突然的來到自己的辦公室,好像還是來興師問罪的!

    “蕭先生,不知道鄙人有什么得罪到您蕭家的地方么?”楚鵬展有些疑惑的看著殺氣騰騰的蕭基和蕭本,這兩個人是不是弄錯了?鵬展集團最近的生意和蕭家沒有什么關系,更別提得罪蕭家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女兒羞辱了我的妻子茍護麗!”蕭基冷笑了一聲說道:“我蕭家剛剛來到松山市,你們就想給我們一個下馬威不成?是欺負我們蕭家的老爺子剛去世,我們蕭家一蹶不振么?虎落平陽被犬欺啊!”

    “蕭基先生,您這話是什么意思?我女兒什么時候羞辱了您的妻子?”楚鵬展皺了皺眉:“而且,下馬威什么的,更是無從談起了,鵬展集團曾經也和蕭家有過生意往來,我歡迎你們來這里投資還來不及,怎么會欺負你們?”

    “哼!說的好聽!我們蕭家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你這個當地最大的集團之一,還不是怕我們蕭家來了搶你們的生意?”蕭基哼了一聲,說道:“于是你就唆使你的女兒對我的妻子百般羞辱,以此來打擊我們蕭家在松山市的地位!”

    “蕭基先生,我怎么越聽越糊涂了?生意就是做買賣,既然是買賣,那自然是有買有賣,人多了才叫生意,我怎么會怕你們來搶生意?”楚鵬展心中雖然疑惑,但是這蕭基說的有板有眼的,楚鵬展心里面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,看樣子,蕭家的人是故意來找麻煩的了?

    “好了,楚先生,大家都是明白人,不用說那么多廢話了!”一直站在一旁沒有開口的蕭本這時候說話了:“有沒有,你問問你的女兒不就知道了?她和一個叫什么小舒的人,一起欺負侮辱我大嫂茍護麗,我們還能信口開河不成?”

    楚鵬展愣了愣,蕭本既然說女兒和小舒一起,那顯然,應該就不是胡說了,難道瑤瑤又得罪了那個什么茍護麗不成?

    “好,既然蕭先生如此堅持,那我先向女兒求證一下……”楚鵬展沒辦法了,只能點了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抓緊時間吧,我們的耐性是有限度的!”蕭基的話語中,帶著一種命令的語氣。

    楚鵬展暗嘆一口氣,自家最近真是禍不單行啊,莫名其妙的招惹了一個甄英俊,將女兒綁架了不說,還敲詐了自己一大筆錢,最主要的是還把小逸和李福都打傷了.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77小說網 版權所有

上门女婿叶辰小说免费